煎冰果子ね

【昨日青空】齐景轩×屠小意(自白向)

  我总觉得我很孤独。

  有很多人都怕我,尊敬我,巴结我,可我还是很孤独。

  我孤独得不想说话,而这使我更孤独。

  后来我遇到了一个人,他当然称不上我的太阳,也不是照亮我的那束光,充其量只是我在黑夜中瑀瑀独行时看见的萤火虫。

  但我想靠近他。

  我想靠近他,我正在靠近他,我终于靠近他……

  生活对待我总不会很温柔,等靠近他,我才发现他正在靠近别人。

  我奋力追逐我的萤火虫,可我的萤火虫在追逐他的光。

  我总喜欢盯着他,他也总喜欢盯着她。

  她不知道他盯着她,他也不知道我盯着他。

  她和他单方面坠入爱河了,看不到别人。

  我本应该嫉妒,可我的萤火虫在暗淡,他追不到他的光了,他变暗了……

  那我呢?我的萤火虫暗了,我怎么办?

  我开始帮助他向她奔跑。

  他跑得很开心,很专注,从不回头看我。

  当我试图借她的手给出那本杂志时,我就已经是个输家了。

  这我知道。

  可我不知道,我竟然是她的河,我真的不知道。

  原来我坠入了我的河,也看不见别人。

  我在一瞬间感到了恐惧,甚至恨起了她。

 

  我的萤火虫抛弃我了。

  他不给我再看见他的权利了。

  我要走了。

  我得离开了。

  我有什么错呢?

  我为什么要被这么对待呢?

  你为什么一直看着她?

  你能不能看看我?

  你回头看看我……

  ……

  我去看你了。

  你看见了吗?

  ……